媒体中心
首页 > 媒体中心 > 行业资讯
职业的延伸,时尚的门槛:我们为什么要穿制服?

  不同的制服总是具有不同的象征意义,它的每一个细节,从剪裁到着色,都带有着这个行业深远的人类经验,勾勒着这个行业人员身体日常的运动轨迹。

   制服与职业

  日本哲学家鹫田清一提出这样一个观点:我们所穿的衣服就如同被遮蔽、看不见的身体的一个“全身像”,“社会赋予我们各种意义(性别、性格、职业、生活方式等,不仅仅是身体这个客观存在,还有这些内在产生的属性和社会属性组成我们这个‘像’),也让这个‘像’得到多重的包装和强化,通过各种能看得见的形式被表现出来。”

  摄影大师Irving Penn的作品很好地体现了鹫田清一的观点:1951年,Penn邀请来自纽约、巴黎和伦敦街头的普通劳动者,糕点师、消防员、小商贩、屠户……这些普通人身着工作服,手持日常工具,与Penn一同完成了这组肖像。

  时隔近70年的今天,不用看标签,仅凭照片里人物的工作服饰,我们便能轻而易举得知他们不同的职业与身份。

  尽管制服最初通常是为功能性或防护性而设计的,但每种不同的制服也总是具有不同的象征意义。

  制服与阶级

     西装在20世纪发展成为了一种“统治阶级彼此心照不宣的制服”,“属于远离劳动的人群理想化的服饰”。

  摄影师Florian van Roekel用了15个月,在5家不同的公司偷拍工作人员的日常行为习惯、工作姿势,想以此探讨职业化对人们的现实影响。

  Roekel并没有将视线投向整体的“人物”,而是通过聚焦不同职员身上西服与衬衫的状态,试图还原出他们日常的生活轨迹。同样是西装与衬衣,但从每个职员衣间的褶皱分布与数量,局部的平整或隆起,其实不难推断出他们是长期久坐驼背伏案,卷袖打字的文员,需要东奔西跑的司机,需要经常曲肘接电话的销售,抑或是西装一直笔挺如新的高层。

  “西装衬衣”式搭配,不知不觉成为了企业的制服。尽管它却并不能与每个人所需要的服饰功能、工作状态、社会形态构成一致,但是,通过制服对身体的约束,施加在制服上的权力被穿着者接受并内化了。

   制服与反叛

   荷兰摄影师Rineke Dijkstra用三年时间,跟踪拍摄了一名年轻士兵,记录他从入伍到受军队训练后的转变:从第一张照片中与生俱来的青涩瘦弱,到中期适应阶段穿着制服时的迷茫神情,再到最后一张照片里,他俨然适应了制服的存在,并且神情严肃坚定,与任何一个身着制服的军人无异。

   可见,服装与被强加的身份是相互融合,相互强化的。换句话说,如果个体想要塑造属于自己的身份,最简单的起始步骤就是反抗“制服”,寻找自己的穿衣之道。

  日本服装设计大师山本耀司说:“年轻的时候,我总想着我不要和大人们穿成一个样,我要打破平衡,总是故意穿得比较邋遢。学生时代开始我就这样固执地反抗着,开始工作的时候这种想法已经像尝试一样深植心底了。”

  在统一的制服下,个体的个性、特点、阶级与背景皆被隐藏;而另一方面,制服用统一的概念突出集体的一种身份,使其区别于其他社会群体。

  不管是作为群体的标志、阶级的延伸、还是时尚的门槛,我们谈论的制服,其意义远远超过了服装本身。

来源于:中国服装网